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代嫁双面妃 第五百九十六章 真实来历

发布时间:2020-01-13 16:46:59

代嫁双面妃 第五百九十六章 真实来历

“是啊,说起来你又骗了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颜以筠抿着嘴角笑,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眯起来,毫无架势的威胁。

“当然来不及,”齐子煜眯了眯眼睛,伸手轻轻握着她的下巴,丝毫不受威胁,只是眼里的宠溺一览无余,“我把身家都交给你,还要后悔吗?”

闻言,颜以筠立刻想起当初自己要立志做米虫的事情,拍开他的手笑道“说的好像我有多贪财,谁稀罕你的身家!”

“还要加上我呢,把我都交给你了,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听你使唤,行不行?”齐子煜坐的靠近一些,丝毫没有气馁一般的将人揽在怀里,声音低沉动听,引得颜以筠红了脸颊。

“这话哪是男人该说的!还要脸不要!”小声喃喃,微微低头羞赧,在齐子煜的目光注视下颜以筠连头都抬不起来,明明是夫妻,可就是如情窦初开的少女心跳的愈发急促。

“在你面前,我还要什么脸面,”齐子煜看着她低头的样子心里顿时柔软一片,还有什么逗弄的念头也都压下,只转而问道“刚刚你说的那些挣钱的营生不妨说说,咱们也可以做一做,日后总也有个事情打发时间。”

“那也好。”还是小声的回话,颜以筠默默的想着自己怎么如此不济,脸红的几乎烧了起来,鼻尖上的汗珠被他轻轻擦去,更引得心颤。

齐子煜见她如此愈发高兴,心里如裹了蜜糖一般,暖洋洋的包着,从他记事起,似乎从无这样的感觉,想起日后每天都能看到她,陪在她身边,放弃的那些东西愈发不值一提。

“你会不会后悔?”颜以筠半天没有听到声音,偷偷抬头瞟着他的神色,有些不安突袭,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现在的美好太多,是否也会稍纵即逝。

“难道现在你还怀疑我的心?”齐子煜稍稍蹙眉,他以为自己已经表达的很清晰了,可是难道还安不了这个女子的心?

“我。。。我只是。。。”颜以筠咬了咬下唇,敏锐的察觉齐子煜的不快,脸上红云褪去,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只是一直压在心里的事情,现在似乎到了该坦白的时候“我现在告诉你我的来历吧。”

“来历?”诧异挑眉,齐子煜想起自己心里一直存着的疑惑,她说她不是苏络锦,却有苏络锦的身份和面容,她说她的家乡那些习俗,可是任凭他派人去各处查探,也不曾听过那些奇怪的事情,还有一个叫康睿的男人,似乎也是凭空出现,凭空消失。

她身上一直有太多的秘密,齐子煜曾经查过,可是却没有答案,后来他也曾追问甚至心里存了个结,直到这点无法掌控的失落和失去她放在一起比较,他才知道那些所谓的秘密他其实也没有那么执着。

齐子煜能够等到她愿意说的那一天,而之前,只能是因为他还不够好,所以没有得到颜以筠的绝对信任,而她若不愿说,不愿再去回顾之前的那些痛苦,那么齐子煜也不会强迫。

颜以筠又咬了咬下唇,这个动作似乎是无意识的习惯,每每她紧张无措的时候就会如此,可是看在齐子煜眼里只是一阵心疼。

“你若不愿说,我也不是非知道不可。”

微不可见的摇头,颜以筠低声道“早晚都要告诉你的,这件事瞒着对你并不公平,我其实不是苏络锦,可也是苏络锦。”

“什么意思?”齐子煜一愣,他所能想象的最可能的结果无非就是这世上真的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存在,苏络锦已经不在了,而面前这个是跟她长得一样的替身,可是就算发挥他所有的想象力,恐怕也无法想到灵魂穿越这样的事情。

颜以筠微微垂眸盯着地上的一角,不敢看齐子煜此时的表情,只是坚持道“就像我之前所说,苏络锦已经死了,我来自几百。。。甚至几千年之后的未来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其实也死了,只是不知怎么回事,就到了这里,还成了苏络锦,借由她的身子继续活着,这样你能听懂吗?”

“你说你其实是借尸还魂?”齐子煜虽惊骇,可他聪明过人,又自小在龙卫那样的地方生活,比常人的接受能力总是快了许多。

这次换颜以筠愣住,半晌放点头,只是依旧不敢抬头,像是等着审判一般,垂眸等着齐子煜继续问“那真正的苏络锦是什么时候死的?”

“在。。。嫁入齐府之前,苏络锦不甘摆布自尽的时候,其实她就已经死了。。。”没想到他最想问的竟然是这个,颜以筠还是小声回答。

“这么说,之后我见到的就已经是你了?”

“对,”颜以筠答了这个字,齐子煜仿佛松了口气般伸手将她抱过来,密不透风,“你。。。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不怕我?”

“只要是你就好了。”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颜以筠却听懂了,随即一颗心也跟着放下,他说是自己就好,原以为他会害怕,会把自己当做妖怪,哪怕是需要时间适应她也能接受,可是却不想齐子煜所在乎的从来就是她而已。

“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好怕的了。”齐子煜在她耳边轻声道,像是许诺,只是半响方回过味来,有些紧张的看着她“苏络锦真的已经死了吧?她会不会再回来?”

“当初有个和尚跟我说,她或许还会回来,”颜以筠话没说完,就被打断,齐子煜反应极快“所以你那次在京城会跟我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就是怕苏络锦再回来?想让我离开?”

一瞬间被揭穿的尴尬,颜以筠默默点头“是,我怕你会面对一个陌生的人,更怕苏络锦会伤害你,所以。。。与其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还不如趁早离开。”

“傻丫头。”齐子煜叹了口气,想要说什么来斥责一番,可是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无奈的心疼。(未完待续。)

拜城县人民医院
上犹县中医院
儿童癫痫
绍兴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聊城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