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城管大队长借款100余万后失踪4个月

发布时间:2019-08-14 15:49:59

临潼区城管执法局一名大队长,借款100余万元后失踪,至今已4个多月。其间,债主纷纷找其妻子讨债,而他们得知,该城管大队长已与妻子协议离婚。城管执法局在报纸上登出公告寻人,至今仍未有结果。

寻人启事:寻找城管大队长

22日,有临潼区居民发现,在一家“特百惠”店附近的电线杆上出现了一份寻人启事。被寻找的对象是临潼区城管执法局五大队大队长米科。该店为米科妻子所开。

寻人启事称,米科任大队长一年多时间,为给妻子所经营的“特百惠”店扩大规模,向同事和朋友借了上百万元,随后失联。寻人启事还称,米科与妻子韩某已于2014年初达成离婚协议“净身出户”,将两套房产和一套商铺归于韩某名下,所欠债务归自己所有。启事称,米科虽是公职人员,但从2014年9月起,就再也没上班,手机也一直关机。

知情人:米科先后借款105万

昨日下午,一名曾在临潼区城管执法局任职的知情人透露,从2013年起,米科先后借款105万元,其中3笔借款与城管执法局工作人员有关。2013年12月,米科让城管执法局段某作担保,向民间借贷机构借款10万元;还有一笔5万元的借款是由城管执法局焦某担保。此外,米科于2014年8月借用城管执法局王某身份证作为担保,再次向民间机构借款10万元。

家属:米科去年9月离家

米科父亲称,儿子失踪和儿媳有关系。“她一直做生意,没钱就让儿子去借。”他还表示,米科和妻子七八年前就离过婚,但随后又复婚。

米父还说,2014年9月19日,儿子酒后在临潼区一家旅馆内服用了安眠药,并从楼梯上摔下来,脑部受到轻微震荡,他去城管执法局替儿子请了一个月病假。但9月24日,米科离家一去不返,他不知道儿子的去向,但未报警。

记者联系到米科妻子韩某,但她不愿接受采访。知情人出示的录音显示,米科和韩某离婚是因米科打牌欠下数十万赌债,还经常不回家。但米科同事说:“米科只在周末才打牌,不可能欠这么多钱。”

城管执法局:曾登报找过米科

临潼区城管执法局一负责人称:“米科在10月底病假结束后,一直没有到单位报到,执法局还在报纸上登了公告。”该负责人表示,米科41岁,是事业单位正式员工,在城管执法局工作了六七年时间,表现一直不错。任五大队大队长一职已有一年多了,但只是临时负责,并未正式任命。“米科借钱属于个人行为,局里无法干涉。”该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还称,执法局已专门成立了寻人小组,去米科经常活动的地方进行寻找,但一直无果。在做出处理决定之前,执法局还未对米科做出停发工资的决定。负责人表示,局里人事部门、纪检部门已对此事展开调查,会尽快拿出处理办法。

记者查询发现,《公务员法》第83条规定:旷工或因公外出、请假期满无正当理由逾期不归超过十五天,或在一年内累计超过三十天的,应予以辞退。而2014版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第15条也规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连续旷工超过15个工作日,或1年内累计旷工超过30个工作日的,可解除聘用合同。

律师:在债主不知情情况下离婚,属逃避债务行为

米科和韩某协议离婚后,债务是否就和韩某无关了呢?对此,陕西诺尔律师事务所戴小东律师表示,我国婚姻法及婚姻法司法解释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当事人的离婚协议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做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虽然米科和韩某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离婚之后所有债务均由米科承担,但离婚协议书关于债务的约定仅具有内部效力,而不具有对抗债权人的效力。如果米科和韩某在债主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婚,属于逃避债务的行为,债主若起诉要求米科和韩某共同承担还款责任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华商报记者 孙昊

如何治疗血栓
术后血栓能治好吗
血栓可以治好吗
血栓的形成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