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天幕神捕 第四百十九章 望雪

发布时间:2020-01-18 19:55:08

天幕神捕 第四百十九章 望雪

“既然如此……”沈千秋迟疑了一会儿才幽幽的说道,“老夫还是建议盟主竭尽全力夺下武林盟主之位吧!”

“嗯?这是为何?伯父,我对上他们三人任何一个都没胜算。”宁月不解的问道。

“盟主,以你的修为的确不足以对抗水月宫主,紫玉真人,或者暮雪剑仙,但你方才也说了,对上暮雪剑仙之时有把握让暮雪剑仙手下留情!”

“我宁愿不要她手下留情,虽然知道暮雪之所以忘情是因为忘情丹,但也不知道这忘情丹是否是暮雪自愿服下……”宁月黯然神伤,突然抬起头苦笑了起来,“算了,谈正事,儿女情长以后再说……”

“咳咳……盟主无需多感怀,暮雪剑仙既然和你定下三战之约,想来还没有彻底的绝情绝性。相比于此,如果将中州巨侠推上武林盟主之位,却要真正面对三位敌手,以中州巨侠五成的实力,能否夺魁?”

这个问题,仿佛一拳击中了宁月的软肋,中州巨侠带伤之身,根本无法一连胜过三人。而且,这次争夺武林盟主,不是华山论剑,定然是真刀真枪厮杀一番。紫玉真人虽然一开始说要推举诸葛青成为武林盟主,但在宁月的思维里,这不过是逢场作戏。三天之后,紫玉真人绝对不会放一丝一毫的水。

“那又如何?”宁月缓缓的摇了摇头,阴郁的眉锁依旧深沉的锁到了一起,“就算我全力以赴,紫玉真人和水月宫主也不可能让我一丝一毫,而真正的交手……我怕是……”

“这也没有办法,尽人事听天命吧!”沈千秋长长一叹,“反正,我们也没打算在九州武林大会有所收获。对了,朝廷的态度呢?朝廷打算如何做?”

“这个……我不能说!”宁月最终摇了摇头,“反正朝廷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武林盟要和皇朝相安无事也罢,如果想学玄阴教,定然讨不到半点好处……”

突然,宁月收住了声音,侧过脸望着窗外,仅仅一瞬,宁月便咧嘴一笑,“风兄和萧兄来了,我去迎接一下!”

说着便站起身,自顾拉开门向外走去。却留下了三个大眼瞪小眼的人在房中面面相觑。

“盟主的武功越来越高深莫测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是啊,我们都老了,不过江南武林盟有盟主在。我们也算能安心的闭眼了,盟主越天资过人,我江南道就越发的如日中天。”

“夜掌门,我们可是江州武林盟啊!以后不能说错,江南道江北道是一家,这样说容易升起芥蒂的。话说,不是还有一个沈公子么?沈老爷子,令公子怕是已经天人合一了吧?”

“这倒没有,不过也快了!等此事一了,我就督促他闭关突破。时代变了,就连天人合一都渐渐退出舞台。你看看今日的阵仗,这是过去数十年里可曾有过的?天榜之下皆蝼蚁,盟主这话一点也没错。”

宁月挂着笑脸踏出小院,远远的见到风萧雨和萧清池携手而来。论风采,风萧雨胜出萧清池许多,而且因为萧清池留了一撇胡子的缘故显得老成了许多。但萧清池眉宇间的自信从容,却总给人一种可以相交的亲切感。

“风兄,萧兄你们来了?”宁月微微拱手笑道。

“到了现在,我才知道宁兄的修为竟然高到如此境地,敢参选九州武林盟主,定然已经突破武道了吧?在此恭喜宁兄了……”风萧雨笑着说道,三人来到花园之中的一处亭台坐下。

“萧兄,你这东道主当得可不称职啊!来我这寻我,怎么可以两手空空?就算没有薄礼,酒菜也该备一点吧?”宁月没有接话,反而对着萧清池淡淡的笑道。

“菜没有,酒却有!”说着仿佛变戏法一般从道袍的袖口之中掏出一坛酒在掌中晃了晃。宁月也顿时一愣,好奇的看着萧清池的袖口,这里面空空如也,是怎么做到的?

“宁兄有所不知,这武夷派的袖里乾坤可是武林一绝。”风萧雨轻笑的看着宁月,“宁兄还未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有没有突破武道,难道天机阁还不知道?”宁月轻轻的夺过萧清池的酒壶,利索的拍开封泥。拍开的一瞬间,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宁月的眼神顿时放亮了,这酒绝对是一流的好酒,甚至比自己家地窖里藏的都不逊色分毫。可惜,以前宁月不喝酒,那些好酒都让谢云给糟蹋了。

“不错,只要天地间再多一个武道高手,绝对躲不过天机法阵的勘测。但这要发生在宁兄身上,我却吃不准。宁兄本身就是一团迷雾,关于你的一切天机,都不在天机法阵的勘测之内。”

“好吧好吧……”宁月连连挥手,打断了风萧雨的追问。拿起石桌上的茶碗,宁月分别倒满了酒轻笑的说道,“前段时间有所突破,但却失败了。现在我是止步于半步武道……”

“果然如此!”风萧雨有些惋惜的一叹,“是因为暮雪剑仙吧?”

“不是!”宁月端起酒,三人轻轻一碰一饮而尽。

“不是?以宁兄的绝世天资如果不是事出有因,又怎么会突破失败?须知,天人合一突破失败者寥寥无几,而那仅有的几人中,却多是心有结郁难以释怀,这一卡便是数十年实在令人惋惜……”

“突破失败寥寥无几?那其他的都成功了?”宁月诧异的问道,天人合一虽然少,但江湖数十年来定然也不少,为何天榜只有十二个,而百年来,天榜高手也寥寥无几。

“其他的?都没等到突破之际到来便寿限已到了!”风萧雨轻轻一叹,“宁兄,年前师尊探查过天机,宁兄该是会在近期突破武道的啊?如今却卡在半步武道之境……这是……”

“风兄看来比我还关心啊?”宁月洒脱的一笑,意有所指的看着风萧雨,“我之所以突破失败正因为我精进太快根基不稳,并非心有结郁。所以,风兄还是不要太担心了。”

“那样我就放心了……”风萧雨毫不隐晦的表露出对宁月的关心,这倒让宁月感觉有些不太适从。风萧雨的身份太过于敏感,一个跳出朝廷和江湖之外的奇门,以观测天机为己任的门派,突然对某人表露关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像表面的那么简单。

“既然宁兄没有突破武道,那么对三日后的比武夺魁有几分胜算?”萧清池突然有些犹豫的问道。

“你这是替你的紫玉掌教问的,还是替你青玉师兄问的?”宁月黠谕的笑问道。

“这有区别么?”

“当然有!”

“这是替我自己问的!”萧清池有些尴尬的说道,“武林盟是我武夷派发起,我身为武林盟弟子,自然希望能由掌教师兄成为武林盟主,这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人之常情!”宁月不以为意的笑道,“你要说希望我夺魁,我还会认为萧兄虚伪至极呢。虽然对战他们四人,我没有一丝胜算,但师命难为,我也只能放手一搏。毕竟,我师父是个死要面子的主。”

“艾艾艾——在这个场合,能不能不要说这种引人不快的话题?”风萧雨一边连忙挥手打住,“我们相交,抛开门户之见只为我们自己可好?多了朝廷武林,武夷派,江州盟就像胸中堵了石头一般令人不畅。”

“风兄言之有理……喝酒喝酒——”

三人再次将酒倒满,相互碰杯之后一饮而尽。放下酒碗,风萧雨突然迟疑的摸了摸手臂,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而萧清池也刹那间感觉到了不对。

“风兄是不是觉得……有点冷?”萧清池望着天边几乎消失在地平线的太阳有点迟疑的问道。现在可是六月天啊,农历六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三人的武功,早已达到寒暑不侵,但却在六月天感觉冷这样的反常足以让他们产生警惕。而正在刹那间,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雪花如樱花雨一般落下,每一片都晶莹无暇。落在地上,瞬间被炙热的地面融化。

宁月身体一僵,茫然的站起身缓缓的来到亭子外。风萧雨和萧清池疑惑的跟了出去。

雪花还在飞舞,给人无尽的寂寞。在亭台的顶端,千暮雪不知何时到来,坐在亭台之上静静的看着日落的黄昏。宁月身形一晃,再次出现已经落在了亭台之上。也学着千暮雪坐下,望着远处渐渐消失的太阳发呆。

风萧雨疑惑的看着两人,突然感觉到衣袖被人轻轻的拽动。萧清池对着他示意的摇了摇头,两人都没说话,微微的对千暮雪一拱手再次离开。

从来到小院到离开,还没过半个时辰。但千暮雪来了,他们必须得走。宁月看着千暮雪宁静的侧脸,依旧如此的完美令人怦然心动。就像当初在离州的金字塔祭台顶端,两人偎依着数着天上的星星。

但此时此刻,宁月感觉两人的心隔得如此的远,就像分割着两个世界。千暮雪就像是一快万载玄冰雕刻出来的冰人,一动不动,也没有流出一丝的表情。但宁月愿意等,他知道,千暮雪到来绝对不是为了看黄昏的夕阳。

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高新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南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看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