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六道共主 卷三血染的风采 592章 李通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3:07

六道共主 卷三血染的风采 592章 李通

""="('')"="()"

玄阳子,玄昊两人神色复杂,前者感叹云飞成长的太快,后者感叹同是一代人,差距为什么会如此之大,换做是他,即便施展出浑身的解数,也不可能撼动护宗大阵分毫。彩虹,一路有你!(..

玄阳宗的护宗大阵可是三级法阵,在万里疆域独一无二的存在,其他宗门根本就没有法阵的守护,可即便这样,在云飞的一拳之下,维持阵法的弟子个个喷血,气息萎靡。

这得多大的力道才能做到这一步,这很难想象,就连玄阳宗那些老一辈的人物,也不得不感叹云飞的逆天及强大。

“快,换人!”玄阳子连忙命令道。

其实不需要玄阳子吩咐,就有人飞奔过去,将受伤的弟子换了下来,几乎是同时,云飞又飞冲了过来,一拳接着一拳砸在护宗大阵上。

一拳快似一拳,一拳更胜一拳,疯狂的攻击法阵,如雨般密集,短短一息功夫,他攻出了数十拳。法阵出现了剧烈的晃动,而且出现了裂缝,看样子很难维持的更久。

太生猛了,从没有人见过这么破阵的,敢这样做的,只有那些修为超高,有绝强的实力才敢这样做。

云飞不属于这一类人,他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嘴角的血迹都成了小溪,染红了胸前的青衫,双眼血红,像是疯魔了一般。

双拳皮肉破裂,血肉翻开,都露出了森森白骨,可他却恍若未知一般,只是疯狂的砸着法阵。

声音隆隆,如同天雷炸响,维持法阵的玄阳宗弟子不知换了多少波,每一波都有近百人。

“宗主,这样下去弟子们可怎么受的了啊!”一名红面老者,穿着淡紫色的长袍,满脸的凝重。

维持法阵的弟子,受的伤一次比一次重,最近一波被换下的弟子,连内脏的碎片都吐了出来,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闭嘴!”

玄阳子怒斥老者,他何尝不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可是只凭他们这些人又怎么能拦得住云飞,即便他的父亲出面,也未必能够拦住。

更何况,自从大半年前,从万魔岭回来以后,玄阳子的父亲便不见了踪影,就连太上长老也是如此,只留下一封信。这半年来,更是一点信息都没有,若是他们还在,就算拦不住云飞,至少也能够抵挡住片刻。

“云飞,你住手,你想知道的事情,老夫告诉!”

玄阳子知道云飞想要什么,唯一能够阻止他疯狂攻击的办法只有一个,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他开口了,厉声高喝,想要阻止后者攻击法阵。

然而,云飞充耳不闻,相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出手的速度更快,力道也更加的凶猛,法阵摇晃的也更加的剧烈,裂缝向着四处迅速的蔓延,几乎布满了整个法阵。

玄阳子骇然,这简直就是人形暴龙啊,他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就算是炼体者也未必如此吧。

“清风宗的事情和本座无关!”

尽管心中骇然,惶恐,惊惧,不安,但玄阳子毕竟是一宗之主,见过的世面,经历过的风浪不算少,他强制压下心中的躁动,断然喝道。

“我不信!”

云飞怒吼,这句话他是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可以听得出他声音中包含的怒气,已到了巅峰。

他不相信是有理由的,一是玄阳子的消息来得太快,二是那名黑衣人的速度比他快,至少快上三息的时间,有足够的时间在法阵开启前进入玄阳宗。

起初,他以为是玄阳子收到了楚绶等人被杀的消息后,就开启了护宗大阵,等待云飞的到来。可事实并非如此,他看的很真切,是他刚出现,还没有逼近山门的时候,法阵才被开启的。

也就是说,这段时间有人前去通风报信,通知到了玄阳子。那么是谁通知玄阳子的?为什么现在才通知玄阳子?

所有的疑问,所有的答案,只有在那个黑衣人身上,所以,他有理由怀疑,玄阳子比起楚绶等人来,要知道的事情更多,更为详细。

想通个中关键,云飞蔫能不攻击法阵,他心里有火气,也有怒气。

火气是针对小塔,因为那家伙也是个阵法高手,可他倒好,自己不但不帮忙破阵也就罢了,还要阻止灵儿帮忙出手破解法阵,这让对阵法一道没有悟性的云飞甚是无语,只能强行攻击法阵。

怒气是对自己发的,因为他有一种无力的感觉,事情的演变仿佛哟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牵着他的鼻子走,这种滋味很不好。

自古命运有天定。

可他不信命,他信自己,自己的命为什么要交给别人掌控,就是命运也不行,不能掌握他的命运,他要自己掌握。

“你要如何才能相信我说的话!”

玄阳子急了,法阵的裂缝越来越来,维持法阵的弟子开始出现了伤亡,有人的手臂直接爆碎成了一团血雾,场面极为的骇人,连同一旁的弟子也受到了影响,变得心神不宁,惶恐不安起来。

“当天晚上你派出的赤焰军去了哪里,为什么要在哪个适合派出赤焰军?!”云飞一边疯狂的攻击法阵,一边怒吼,攻势却是不停。

玄阳子瞳孔猛的一缩,脸上涌上一丝慌乱,尽管那丝慌乱消失的很快,但还是被云飞瞧了个清楚。

“此事果真与你有关,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还是你本来就是主谋,说!”云飞怒吼,如愤怒的野兽咆哮,震动山林。

玄阳子冷笑,没有回答,他当然不会承认此事与他有关,在一群护卫的保护下,向着后面撤退。

护宗法阵快要坚持不住了,没有人可以拦住云飞的脚步,他要逃,逃的越远越好。

“砰!”

一声巨响,法阵终于承受不住云飞疯狂的轰击,瓦解了,那些负责维持法阵的弟子,像破败的棉絮一般,直接被震的横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痛苦的**起来。

“哪里走!”

云飞受的伤也不轻,五脏六腑像是移位了一般,那是被法阵反震所致,肠子都纠结在了一起,剧痛无比,黄豆般大的汗珠子,不断的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可他忍住了,强行的轰破法阵,不就是为了要擒拿玄阳子,查明真相吗,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保护宗主!”

这里毕竟是玄阳宗的地盘,门人弟子众多,有数千之众,冲杀了上来,阻止云飞。

这些人的修为都不高,最高的也不过是小灵天境初期,其他的都是一些辟脉境以及化丹境的弟子,根本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仅凭身上的气势,就能将这些人震飞。

云飞虽然暴怒,但却没有丧失应有的离职,那弟子可以重伤,却不可以斩杀,因为小塔曾经告诉过他,修为越高,接触到的东西也就越深,承受的因果之力也就越大。

他听进去了,没有杀这些人,只是将他们震飞,不让他们靠近自己。

惨嚎声顿时连成了一片,玄阳宗的弟子痛苦的卷曲在地,口喷鲜血,丧失了战力。

“拦住他!”

看着那个衣不沾血,黑发飘舞犹如魔神降临,向前逼来的少年,玄阳子惊恐了,他大声疾呼。

“快上,给我拦住他!”

玄昊也在大吼,命令弟子拦截云飞。

可是,那些人不敢向前,云飞前进一步,他们便退一步,根本不敢靠近他一丈范围,他们也害怕,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的一个人,将上千人的弟子全都给震飞了。

“嗖!”

云飞飞掠而起,衣袂破空,双手弯曲成爪,抓向玄阳子的肩头,以他如今的速度,如此近的距离,玄阳子在劫难逃,必定落在他的掌中。

“轰!”

虚空震动,一道金色的匹练从远处急掠而至,直取云飞的头颅。

这道金色虹光速度极快,瞬息便至,上面的锋锐之力,吹的人皮肤发疼,并且,守护在玄阳子身边的那些弟子,根本没有时间躲避,便在一道金光之下化作了一缕亡魂,残肢断臂横飞,鲜血洒落了一地。

“砰!”

云飞凌空翻身,倒卷着向后飘退,与此同时,双掌快速翻动,阴阳轮盘再现,向前碾压。

金虹虽然锋利而强大,阴阳轮盘也是不弱,两者力道相仿,威力相差无几,僵持了片刻,两道攻击同时崩散,化作灵力光芒消融在了虚空中。

云飞瞳孔一缩,来人的修为很强,而且人数不少,并且他都认识即便是叫不出名字的,也有过一面之缘。

“果然是你!”

来人身穿镶嵌着金丝边的黑杉,黑发随风飘舞,背负着双手,淡淡的看着云飞,他正是天榜第二的李通,身后跟着的是钱虹等人。

接到宗门下发的追杀令,钱虹就找到了李通,先行一步,利用传送灵阵,及时的赶到了玄阳宗。

“多谢李公子救命之恩!”

“多谢师兄拔刀相助,铲除这个魔头!”

玄阳子父子二人立即上前见礼,就是其他玄阳宗的弟子,长老也都一脸的喜色,有这么一号人物在此,他们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李通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一声,目光始终盯着云飞,叹息一声,道:“你的资质如此之好,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

他的言下之意,云飞不该寻找摩崖洞等宗门的麻烦。

这不是寻仇,而是要查明宗门被灭的真相,换做是谁都会如此去做,更何况,云飞的做法并不激烈。

“阁下是谁,为什么要阻止我追查事情的真相?!”云飞自然知道这些人是谁,他故意如此,装作不知,不认识。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怎么样
曲阜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湖南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云南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温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