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作家曹文轩称文学与门类无关小孩也应读鲁迅

发布时间:2019-06-08 11:59:24
腹痛腹胀屁多是什么病
哪些原因可以导致腹胀
哪种汉森四磨汤好

8月17日,作家曹文轩亮相“2013南国书香节”,举行他主编的丛书《阳刚男孩》发行破60万册的读者见面会。曹文轩接受京华时报专访,讲述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对儿童文学的看法以及和四个妹妹的感情。曹文轩说自己现在最向往的状态是可以“悠闲”写作的状态,他说自己从开始写作那天起,就从未觉得写作是件劳累的事。

□谈作品

小说遍布童年记忆

南国书香节上,“作家的第一本书”系列丛书发布,而其中就有曹文轩写作的第一部中篇小说集《云雾中的古堡》。曹文轩感慨自己写了这么多年,再回头看最初的作品,发觉自己离原点已经很远,同时又很近:“‘很远’是指我现在和最初的艺术水准比相去甚远,‘很近’是我从没离开过,在我那时确定了自己基本的艺术风格后,一直没有变过。”

曹文轩的作品跟童年记忆联系密切,像《云雾中的古堡》的“第11根红布条”就是取材于童年记忆。“小时候我们住在水洼地区,大河小河纵横。有时小孩掉入水里,大家抢救后,会把小孩放在牛背上,等牛跑动,那相当于做了人工呼吸。牛跑很多圈后,小孩‘哇’的吐一口水,便救活了。小孩救活后,人们便会把红布条拴在牛角上。”

曹文轩称《云雾中的古堡》是自己较早的蕴含哲理意味的书,“小孩去山顶看传说古堡,一路上去,结果山上什么也没有,寓言式的故事是想让他们思考什么是‘胜利’了”,曹文轩笑说现在看这本书有些地方比较理念化,所幸痕迹还不是很重。

男孩成长需要反思

书香节上,曹文轩主编的《阳刚男孩》丛书还举行了发行破60万册的读者见面会。谈及编这套丛书的缘由,曹文轩回忆起自己多年前经历,当时他去新疆吐鲁番参加笔会,40多摄氏度的天,把沥青路都晒化了。曹文轩在路上感觉有一条细长线从远方过来,他看见一群男孩,头上裹着一块布向前走,那是一群日本孩子。“当时这情景对我触动很大,我不禁思考,我们对岸的国家他们记住的是什么,我们忘记的是什么”,曹文轩表示目前的时代,文化的阴柔成分有点重,而阳刚性不足,导致有些男孩子过于阴柔,缺乏硬汉气质。

曹文轩坚定地表示“儿童文学是未来民族性格的塑造者”,他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便思考过男孩成长的问题,发觉男孩成长相对女孩成长有更多需要人们反思的地方。曹文轩认为“阳光男孩”有着丰富内涵,“男子汉不是莽汉,而是懂得理解他人,坚毅刚毅、具有悲悯情怀。”

□谈儿童文学

文学跟门类无关

曹文轩有不少以儿童为主角、以儿童视角创作的成功作品,但他始终不认为自己是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家,“虽然我很喜欢别人给我这个头衔,但我心里清楚我不是。我对我作品的定义是写了小孩也能看的书,但我的书阅读群体非常广泛。”曹文轩认为文学跟门类无关,而他喜欢这样一种状态。

谈及好的儿童文学作品,曹文轩表示:“不管你写什么,首先要想到你创作的是文学作品。一部作品如何帮助读者穿越时空,才具备文学本身的艺术。”曹文轩说自己几十年都在坚守这一点,事实又支撑了他对这个理念的认同,“比如《草房子》这么多年的印刷次数达160次,《青铜葵花》有110多次印刷,都证明了我选择的道路、追求的境界没有错。”

曹文轩认为,虽然中国整体的阅读状况在全世界中不太理想,但儿童阅读的情况还比较好,“整个社会从上到下都在重视少年儿童文学作品,各大小出版社都会出童书,中国也出现了一些阅读推广人,这是好兆头。”但他提出儿童阅读中也有一部分阅读是“伪阅读”:“一些孩子看上去是在阅读书籍,实际上是在玩弄书籍,书籍变成另外一种形式的游戏机,而阅读应该是面对文字本身。”

小孩也应读鲁迅

前不久,一些“黑童话”书充斥黑暗、恐怖等内容,引起人们的担忧。

曹文轩反对这些不负的“黑童话”对经典作品进行的恶搞式改编,“对经典我们应有神圣感,像安徒生作品是儿童文学中具有《圣经》一样地位的作品。如果你有创造力,为什么不自己写一个,要对经典狠心下手呢?”

对于少儿读物市场,曹文轩认为其出版门槛很低,因而鱼龙混杂,还有很多书专门迎合小孩不良的欲望,比如窥探的心理、反对体制的心理、抵制学习的心理等。小孩没有能力区别高下,所以曹文轩提倡中小学生的阅读应该得到指导,“大人要告诉他应该读什么,而不是任由小孩随自己喜好买书,我主张家长做第一个阅读者。”

对于适合少儿阅读的佳作,曹文轩推荐影响自己最深的鲁迅作品。“我小学五年级时,没什么书好看,只有读鲁迅作品的单行本,看着看着就看进去了,初中时达到痴迷程度。”很多人觉得鲁迅的作品不适合小读者看,但曹文轩不这么认为,“人们应该反思现在读者的阅读趣味和境界,我们那时就能懂,为什么现在他们读不懂呢?好的作品在哪个时代都适合阅读。”

□谈亲情

四个妹妹跟文学沾边

曹文轩的《草房子》《青铜葵花》等作品都有和妹妹们相处往事的影子。曹文轩有四个妹妹,彼此间感情非常好,每年春节大家也都会齐聚在盐城老家,“我们的下一代也由大家一起负责,像我的老大小时候是奶奶和姑姑们带大的。我们常常不分你我,非常和谐。”

曹文轩回忆自己小时候便承担起照顾四个妹妹的职责。“那时我父亲是小学校长,天天无私地忙事业,而母亲有很多家务,我作为兄长,自然就得带孩子,只要出门四个妹妹都跟着我一起。”小时候看戏曹文轩一直把妹妹放在肩头上,自己是看不成的,长大后的小妹妹在曹文轩的作品中读到这个细节,感动不已。目前曹文轩的小妹妹曹文芳也出了一些儿童文学作品,曹文轩称赞她能守得住寂寞,写的作品有自己的特色。曹文轩还透露,家族里几乎所有人都跟文学有关系,“我二妹妹和三妹妹的女儿都跟我一样是当代文学专业。我和妹妹的作品都是家族阅读修改后再出版的,他们是第一批读者。”

□谈现状

绝对安静下很难写东西

几乎每年都会有新作品出版的曹文轩,还在继续保持着旺盛的文学创作,他坦言自己最近的写作“开了几个头的太多,想把这些作品都先了结”,想尽快完成丛书《我的儿子皮卡》和《大王书》,之后便会暂停写系列的丛书,只写独立的书。

曹文轩比较苦恼被杂事缠身,时间分割得厉害,“比如书市我得去参加活动,我的学生、老师、同学出书请我写序,也不能推辞。”曹文轩坦言自己现在很渴望没有太多干扰的生活,可以在家安静看书、写书。

曹文轩的许多短篇小说是在机场候机室、人群穿梭的咖啡厅里写的,他笑言在绝对安静环境下很难写出东西,“我有一年去古巴参观海明威在哈瓦那郊外的房子,房子在海面上很安静,但我在那里没写出什么,反倒在哈瓦那的小酒馆里写了不少。”

■链接

中瑞作家合作儿童图书

京华时报讯(田超)本届图博会期间,曹文轩与瑞典画家合作的《失踪的婷婷》正式亮相,双方还就“多维视野中的中外版权合作”展开讨论。曹文轩表示,儿童图书是一种与哲学靠得最近的书,用浅显

的语言所思考的是人类最基本的问题。

曹文轩与瑞典作家合作出版的《失踪的婷婷》《杯子的故事》等从创作、出版、文化等多个方面进行交流,也是儿童图书中外版权贸易合作的新探索。创作中,两国作

家共同写一个故事,然后将两个故事进行比较,从中发现文化、宗教的不同。谈到与瑞典同行的合作时,曹文轩说:“能被世界接受的东西一定是人类共通的,尤其是儿童读物,它一定是人类最基本的东西。”

(高宇飞)

90后白化病女孩求职屡遭拒HR因顾虑不敢录用

太原5月10日起残疾人免费乘公交车

艾德思奇发布国内首家RTB移动广告聚合平台

90后白化病女孩求职屡遭拒HR因顾虑不敢录用
太原5月10日起残疾人免费乘公交车
艾德思奇发布国内首家RTB移动广告聚合平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