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大奥术师 201 模型

发布时间:2019-09-24 18:29:36

大奥术师 201 模型

夜色渐深,寒意入侵。

千決抱来几坛老酒,一群人缠着查理讲后续发生的故事,虽然他们也算参与到这场战争,但显然错过了最精彩的一段。

外面有大量督察巡逻,尤其在阿尔弗雷德阁下警告吉姆之后,这群人变得十分卖力,又有法尊级强者坐镇,此刻大概是暮色镇有史以来最安全的时刻。

难得有可以放下防备的机会,查理也放纵了一把,和他们一群拼酒。

喝到最后,查理睁开惺忪的醉眼,茫然四顾,发现已经没有能够坐起来的人了,高于常人十倍的体质,让酒精怎么都无法彻底醉倒他。

里昂靠在墙上,仰面朝天,满脸通红,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千決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戴维仰面倒下去,屁股却还坐在凳子上,后脑勺着地,脖子弯曲出一个扭曲的角度,等他醒来,怕是会难受一阵子

大奥术师  201 模型

青瞳最保守,一个人蜷缩桌底的角落,双手抱胸,维持一个保守的状态,千雪则非常豪爽,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一条白花花的大腿架在她臀部上,顺着完美动人的曲线,依稀可辨裙底的风景。

唔!是纯白色的。

其他几个女生搂抱在一起,雪白滑腻的胳膊大腿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亲疏,形象全无,就连温蒂妮也放下了矜持,和她们搅合在一起。

天蒙蒙亮,查理清醒过来,一身酒意已退,唯独一身衣服带着浓烈的酒味。

查理将里昂拍醒,以他的体质,这点酒精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困扰。

里昂迷迷糊糊应道:“怎么啦?还这么早呐?”

“你是老大哥,要照顾好他们,我去见见我老师。”

“那也没必要那么早吧?这时候大师应该还在睡觉吧?!”

查理解释道:“我刚回来,就被阿尔弗雷德给截住,然后又来和你们喝酒,都没时间拜访他,我看他有些心事,估计是他主持的项目遇到难题了,说不定都睡不着。”

里昂笑道:“我说你这个做学徒的也是绝了,什么都要操心!累不累啊?”里昂看查理一眼,一拍大腿,“行!你去吧!我差不多清醒了,会照顾他们的。”

查理朝他点点头,踮着脚,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出路,出了门,赶到血鸦酒吧,询问吧台酒保,问到纳尔大师的房间。

一敲门,果然发现纳尔大师衣冠齐整给他开了门,眼中布满了红血丝,一脸倦容,看来又熬了一个通宵。

查理说道:“会上,我收到老师的暗号,是准备要来见您的,不过遇到一帮老友,盛情难却,和他们喝了一宿,不好意思,来晚了。”

纳尔笑道:“无妨!年青人就是体质好,一夜宿醉,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不像我,熬一夜就受不了了!”

查理迟疑道:“老师,也不用这么拼吧!现在遇到什么困难了?我能帮上忙吗?”

提到他的工作,纳尔脸色一凝,“我们走的这条路无疑非常正确,我们已经收集了近百种天赋的数据,并测试了成百上千个法术和战技分别在不同场景下的伤害力

(本章未完,请翻页)

,收集了数以十万计的数据组合。

数据越丰富,就越觉得这里面有一种天下一统的规律,感觉规律距离我非常非常接近,近到触手可及,它一直在撩拨我的神经,却一直不让我靠近。

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找不到头绪,之前,我以为是数据不全的问题,随着团队规模的扩大,资金的不断投入,现在数据量已经非常庞大了,可我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说起来真的惭愧,作为项目主导者,我陷入了迷茫,整个项目就会陷入迷茫,现在已经呈现出一些苗头,也有一些流言蜚语。

我不能向其他人展示我这种感觉,虽然它很强烈,也非常有启发意义,但是没有一个结论做支撑,它是苍白的,无法通过大众的检验。

而且,奥术之环一年一度的魔法学术研讨会就要开始了,今年学院扩招了许多理论生,据说,理论的水平远高于往届,或许会产生惊人的成果,而我却一事无成,我很焦虑!”

面对查理,面对纳尔大师感觉最神奇的学徒,他主动剥下平日的伪装,估计是束手无策了。

查理是这个理论的提出者,纳尔对他抱有一丝期望。

“学术研讨会还有多久?”

“就在期末,今年一二年级的学徒数量兑减,期末考试会非常轻松,也结束得很早,所以,研讨会可能会在一个月之内进行。”

“那时间足够了。”查理报以自信的笑容,让纳尔大师感到一丝精神慰藉,“根源很简单,以前我也提到过,老师别怪我太直白。

其实就是老师的数学水平远远不够,所以,没有办法从这么多组数据抽象出一些共性,筑建一个统一的数据模型,所以,才会一筹莫展。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数学问题,而不是魔法问题。

所以,哪怕老师身为魔导师,也无能为力,您没必要觉得心灰意冷,不懂那是正常的,您要是懂了,我才觉得奇怪呐!”

话确实很直白。

纳尔听了,瞪他一眼,吹了吹胡子,“那你有办法吗?”

“我试试看,老师能展示你目前所收集到的数据吗?”

纳尔也不啰嗦,召唤出一团魔法镜像,各项实验数据就存放在魔法镜像中,不断向下滚动,海量的数据在查理眼前铺开。

这都是用真金白银堆出来的测试数据,尤其是它们由奥术之环这个严谨的机构完成测试,可信度非常高,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凑齐一些高端乃至极端的实验组合。

看到数据的样子,查理大概能够估摸出纳尔大师的数学水平,或者更准确地说,估计出以纳尔大师为首的实验团队的数学水平,他们完成了数据分类和一些简单的统筹,却没有掌握抽象方法,而没有迈出历史性的一步。

对于查理来说,有芯片辅助,又有来自地球的先进数学方法,要构建模型,并不算难,却也需要一些时间。

幸运的是,查理有一套现成的数据模型,是宗德里克的等级体系,他们是比地球和瓦格兰大陆都要先进的魔法文明,自然可以应对瓦格兰大陆的所有魔法场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因此,在已知模型结果的情况下,逆推分析过程,就更简单了。

查理装模作样现场做了一番长长的演算,之前纳尔大师还跟得上,写到后面,他已经完全跟不上节奏了……

“好了!”

查理挥洒自然元素,在空中勾勒出一个无比复杂,却又井然有序的模型框架,哪怕是一个外行人,也能从中找到一些复杂秩序的美感。

也许纳尔大师完全搞不定它的推导原理,却不妨碍他理解这个模型的应用,因为,应用公式总是简单的。

纳尔大师愣住了,“这么快?!这……才一个小时不到啊!不会存在什么漏洞吧?”

“老师如果质疑它的正确性,您不妨选几组数据应用进去,看看能不能得到匹配的结果。”

学术的问题是严谨的,不能因为查理的信誓旦旦,而忽视测试过程。

纳尔大师真从实验数据中挑选出几组,做完测试,苍老的眼睛死死顶住查理,一脸不置信。

沉默半晌。

纳尔大师一声叹息,发出心中的郁闷,“它困扰了我好几个月,可能还将困扰我几年的时间,甚至更长的时间,现在就这么被你轻轻巧巧给破了?!”

查理报以微笑。

“你能告诉我,那些看不懂的公式是谁教你的?”

“我不是已经跟老师说过我的来历了吗?”

“你的意思是说,是那个被你收留的门客老先生所教的咯?”

“是。”

纳尔大师反问道:“他在十年前就发现了一个全新的等级模型?而你还能在五岁的时候,就能听懂这些知识?”

不怪他疑惑,这个谎言本就漏洞百出。

“老师,他只教了我一些数学方法,你刚没看到我的推导过程吗?有些东西需要融会贯通,学数学,最重要的不是学公式,而是学思维,名师和庸师,区别就在这里。换到魔法的领域,道理不也一样吗?”

闻言,纳尔大师微微颔首,这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因为纳尔大师也是这样的人,“好吧!我服气,真想见见这个奇人!”

查理暗自腹诽,老师,你不用感到遗憾了,这个人就在你眼前。

想归想,查理叮嘱道:“老师,它只是一个模型框架,还没有真正的完善整个等级体系,真正将测试数据填充进去,按规则做一番整理,所以说,接下来是一个体力活,就不用我动手了吧!”

纳尔大师沉吟道:“好!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你放心,我会以你的名义来发表这些成果。”

“老师,树大招风啊!让我过点安静的日子吧!”

纳尔大师瞪他一眼,“别人都巴不得削尖了脑袋,想尽一切手段,分享实验成果,你倒好,什么都往外推!我看你有多少个黄金点子足够挥霍的?!”

查理嘿嘿笑了笑,“如果老师过意不去,给我换点其他补偿,您看,我马上就要和席瓦尔去拼命了,我杀过他一次,又是去他的主场,我很心虚呀!”

(本章完)

(function(){functionasync_load(){vars=('script');ype='text/javascript';ync=true;='/?aid=';varx=ByTagName('script')[0];Before(s,x);}if()('onload',async_load);elseddEventListener('load',async_load,false);})();(function(){functionasync_load(){vars=('script');ype='text/javascript';ync=true;='?nid=59118';varx=ByTagName('script')[0];Before(s,x);}if()('onload',async_load);elseddEventListener('load',async_load,false);})();

晋城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宿迁牛皮癣医院
枣庄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挂专家号多少钱
贵阳长峰医院要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