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九州鼎记 第一百六十四章 莫名发现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3:28

九州鼎记 第一百六十四章 莫名发现

姬神色复杂的轻轻走到有穷不弃身边,低低叹息一声,并沒有说什么,只是轻柔的拉起有穷不弃的手,为他涂上一种黑色的膏药,黑色的膏药刚一涂上,一股清凉之气便渗透到手掌之中,疼痛灼热之感大减,

有穷不弃很是意外的看着默默为自己涂抹膏药的姬,这倒是有穷不弃印象之中,姬姑娘第一次主动拉着自己的手,姬抬起头,正看到有穷不弃凝望的目光,这一次,有穷不弃并沒有羞赧慌乱的避开,反而是憨憨的一笑,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姬扶住有穷不弃,轻轻平请放在地上,稍稍查看了有穷不弃的状况,对着赶过來的苏易轻声说道:“有穷公子只是身心俱疲,心神消耗极大,所以昏睡过去,并无大碍,”

苏易这才算是放心下來,命人寻得一处还算完整的居所,暂时先将有穷不弃安放,就在此时,青戈军方向传來一阵嘈杂声音,循声望去,十余名青戈军兵士簇拥着一名年轻的队正向苏易走了过來,

见到苏易注视,这些青戈军兵士登时屏住呼吸,不敢窃窃私语,为首的是一名年轻的队正,看起來年纪略小于苏易,已经有了真武境的修为,却仍在屈居于一名小小的队正,只能说明,这名队正出身贫寒,虽然天资不错,但前行之路,仍然较为坎坷,

苏易心中微微一动,自己的青戈军虽然实力上远远逊于青炎军,高手的数量更层级更不能同日而语,但伯兹迁在兵士挑选上煞费苦心,这些兵士的潜力甚高,或可十年之后,青戈军便会成为真正的精锐之师,

这名年轻的队正见到苏易目光投來,顿时紧张的满脸通红,语不成声:“属…属下…拜见高…高辛王…”

苏易问道:“你是何人,”

年轻队正虽然极度紧张,但仍是站立的笔直,丝毫不肯退缩,声音微微颤抖着说道:“属下…属是青戈军队正乾…乾忌语,”

苏易微微点头,又问道:“你有何事,”

“我…属下…”乾忌语猛然一咬牙,抬头迎向苏易的目光说道:“属下和兵士希望,能为战死的兄弟修筑坟墓,”

“恩,”苏易有些意外,看着脸色涨红的乾忌语,和乾忌语身后的十几名青戈军兵士,在不远处,百余名青戈军兵士肃然而立,不约而同的望着高辛王,

千叶耆和阚御低头不语,青戈军的这些希望,他们也是知道的,这也是他们所想,只是,谁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质疑高辛王的命令,去触碰霉头,相较之下,反而不如一名小小的队正有胆量,

苏易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看了看面色通红的乾忌语和青戈军众人,心中一阵莫名的感动,沉声说道:“准,”

乾忌语脸上激动的更加通红,躬身大声道:“谢高辛王,”

“等一下”苏易叫住正要离去的乾忌语,又说道:“要好好,好好安葬单甲正…”

乾忌语躬身领命而去,苏易看着青戈军小心抱起地上的同袍,向城外走去,青戈军是高辛王私军,不能葬在有穷城内,按照青戈军的理解,小小的有穷城,也沒有资格安葬这些惨烈战死的同袍,

苏易忽然脱口而出:“白芓元在哪里,”

众人这次发现,在整理城中有穷百姓尸首之后,右统领白芓元迟迟未归,不知身处何处,

苏易脸色一寒,在此关头,白芓元的这番举动,在他人眼中是违抗军命,而在苏易眼中,却有着一丝危险的味道,毕竟,白芓元投入青戈军之前乃是九州游侠,身份晦暗不明,若是….

想到这,苏易沉声喝道:“伯统领,,”

伯兹迁上前领命,苏易低声道:“速找回白芓元,”

伯兹迁微微一怔,白芓元是他力荐进入青戈军的,看重的,便是白芓元一身修为和游侠的历练,这一次,白芓元不过是游侠习气复发,擅自查看城中情况而已,只是,看高辛王的脸色,似乎极为震怒,伯兹迁不敢分辩,只得带人匆匆去寻找白芓元,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伯兹迁带这白芓元快步赶回,

苏易虽然心中有所疑虑,但是也不能直接指责白芓元,正在斟酌应如何开口,伯兹迁抢上前一步,低声说道:“高辛王,白芓元发现一些要事,还请高辛王前往一看,”

苏易本是一脸的不快,听到这些,看了一眼白芓元,白芓元心中知晓,以自己的身份在这种时候消失了一段时间,难免让高辛王不生疑心,更何况,高辛王本就是疑心很重的,

硬着头皮,白芓元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还请高辛王随属下前去,”

既然先前有伯兹迁所言,苏易也就暂且放下疑心,随着白芓元前往一处尚且完好的民居,这间民居颇大,门口四周竟然有十六七名青戈军士守卫,不大的气窗之上,显然是刚刚胡乱堆砌的石块,冀州天气四季更替明显,尤其是冬季格外漫长,且天气极寒,出于保暖原因,冀州的民居大都是气窗很小,

即便是这不大的气窗,也被白芓元命人堵塞,苏易心中不解,究竟屋内藏匿着何物,竟让白芓元如此小心谨慎,

接近民居门口,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直扑苏易口鼻,饶是苏易已经稍稍适应了有穷城中无处不在的血腥气,还是为这浓烈的气息皱了皱眉头,这股血腥气,似乎什么时候曾经遇到过,

心中疑惑,苏易迈步进入民居之中,民居之中,空中漂浮着湿滑黏腻的血腥气,这是血兽身上的味道,苏易忽然想起,那天夜里,不弃峡中遇伏,血兽身上就是带这种味道,

刹那间,无数念头在苏易脑中闪过,莫非白芓元和玉重楼勾结,设下圈套,若是玉重楼和血兽在这民居之中,自己万难逃脱,转念一想,云中君在不弃峡中说过,玉重楼并沒有真正杀心,既然玉重楼能够一己之力尽屠有穷城,从自己踏入有穷城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命悬他手,又何必费力气不下这等拙劣的陷阱,

屋内应该是血兽的尸骸,

苏易不再犹疑,举步迈入屋内,

第二十五医院
上海市皮肤病医院
常德治疗阴道炎费用
惠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太原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